DSC_6473.jpg

我在1949等你終於要上檔了,從2006至今,我的心情百感交集都不足以形容,我只能說,好似我們一生中總會遇到什麼特別的人,也許相處不長,但影響纏綿一生。只是寫戲的特別,竟然我自己製造出來的。

 

這是一個這樣的戲,好像我寫的戲都有這樣的特質,總是不能只是娛樂的享受,總是會不小心被撞擊,總是在每一個情感的生成與個體的死亡間,讓人流淚又微笑。

DSC_6124.jpg 

 

浮生悠悠----是這齣戲其中一個名字,也是我最喜歡的一個。

 雖然說是兩岸分隔六十年所引來的故事,但這也是許多人的一生,六十年,也就是一生了,而有些人甚至連五十年都不到,例如我的父親。這些角色都沒有機會去生涯規劃,他們的人生就過完了,而他們的子子孫孫,都會面對不同的命運操弄,面對新的世代情感交織的方式。上下相映,我們可以看見甚麼?我們期望看見甚麼?

DSC_6582.jpg  

 

這個戲綿延了很久,從內容到劇本的完成,再進入製作過程,道阻且長。

然後過幾天,終於要播出,有人喜歡有人感動有人不以為然,然後播完了,就沒有了。如同許多連續劇,這一樣是一個時間的消耗品。但如果你試著想一個畫面,在泰國拍全劇最後一場戲,在神仙半島,那碧海藍天美到快讓人暈眩

 DSC_6529.jpg

 

而我們的攝影助理,扛著好幾十公斤的器材,背在背上,

DSC_6411.jpg 

 

一個人走上十幾層樓高度的上坡道,我們想分攤,但他說這樣可以比較好走。我看著他整個人被機器壓到快九十度慢慢的在烈日下獨自前行。

 DSC_6527.jpg

 

我仔細描述這個畫面不是為了博取同情或張揚辛苦,而是我們-----我一個人在燈下一字一字寫著,劇組的梳化服站在烈日下寒風中等著每一個機會幫演員補妝,製作組為借場景到處奔波,演員忍著刺骨寒風還要深情脈脈……。我們只是認真的在做我們專業的工作,身為一個從業人員,只要我們誠懇的做事,我們就有理由可以為自己驕傲,為自己喝采。

 IMGP3049.jpg

 

我最喜歡劇組的工作人員告訴我,他們讀到劇本的感動,不知怎地我就安心了,感動是一切開始,不是嗎?我沒有了不起的理想,我也沒有蒐集獎座的嗜好,我只希望這些要拍攝的劇組工作同仁,是能了解的,也許在他們許多的案子中,這個戲值得被記住的,對我來說那很重要。

 DSC_6343.jpg

 

不同的只是這個戲與我個人的貼近程度,史無前例。拍攝前,花了很長的時間與演員一起說戲,建立角色,排練,在帶著演員讀劇時,都還是心顫抖著,不敢聽見那些字句後,一個扭曲的靈魂的哭嚎。我不期望「我在1949,等你」會像我其他作品一樣,有這麼炫目的明星光芒,有這麼多的造勢新聞話題與粉絲。它只是我許多作品中的一個,好像我們都談過幾次戀愛,但每一個情人對你的意義,只有自己知道。

唉!那血一樣的甜蜜,以及回首時會驚嘆的記憶。

我知道一定會有人對這個戲情有獨鍾,因為它在完成時那麼驕傲,一點都不稀罕要功成名就的任性而活下來了。這些驕傲與任性的價值,即將被你們看見了。

我是如此相信著。

 DSC_6421.jpg

 

 

by  編劇統籌 吳洛纓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etter1949 的頭像
letter1949

我在1949,等你

letter194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