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北海岸,文雄騎著重機載著韓瑋,駛過一個個隧道,一出隧道就是一片蔚藍的海洋,隨著環島旅行的結束,韓瑋的心情也開朗起來,文雄也要韓瑋不要再想唐軒了,不要再被他控制自己的情緒。唐軒卻在這時又和韓瑋連絡,要約韓瑋談一談。

唐軒帶著酒醉的韓瑋到郊外的度假木屋,清晨,唐軒走出木屋看著遠方群峰間,山嵐繚繞,韓瑋這時從門內走出來,環抱著唐軒,他要唐軒幫他確定,這是不是夢,這時的他卻是真真實實的愛著韓瑋,這是他沒有過的感覺。但另外一個自己,又極度的想逃走。在自我矛盾中,他勢必又要傷害單純的韓瑋。

唐軒表明這個任務他不想再繼續執行了,也不能再愛韓瑋了,韓瑋崩潰的沖出門外,沒有帶手機,甚至沒有穿鞋,光著腳一個人走在路上,邊走邊哭,她完全被唐軒打碎了。

在唐浩儀的辦公室裏,浩儀毫不掩飾地對祖光說出了當年他們在上海的關係和往事。並訓斥了祖光一頓,要不是他努力維持雁清和韓家,韓家說不定早就不是個家了。祖光得知真相後,悵然若失的走出大唐集團,看著路邊的夫妻傻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我在1949,等你

letter194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