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鄉的外甥阿元寫信告知母親林智子病重。林鄉回到臺灣,發現智子已經在阿茲海默症的侵襲下難以完整的記憶與言語,林鄉感慨萬千,又從阿元口中拼湊得知雁清當年來台南時的悲慘遭遇,以及母親未何要趕走雁清的原因,林鄉感歎所有的悲痛與不滿已經都來不及了。在阿元的帶領下,林鄉來到母親的墳前,老淚縱橫,他告訴母親,這一趟回家的路竟然走了五十幾年,他將這些年間無法寄回臺灣的信在母親墳前焚燒。

 

韓瑋從Edward口中得知了他與唐軒合作炒作畫作的內幕,甚至涉嫌用基金會做不法的勾當。韓瑋心慌意亂,唐軒對她來說像是一團謎霧,但是愛意卻不因為這團黑霧而削減。

 

就在這一夜,避不見面的唐軒竟傳出簡訊要韓瑋與他在汽車旅館見面,韓瑋立刻奔往旅館。唐軒一打開門,韓瑋竟然看見穿著細肩帶性感洋裝的雲姬正在桌前親密的喝著紅酒,韓瑋無法相信自己看見的,她只想趕快逃出房間躲避這個羞辱,沒想到唐軒卻還不斷地刺激她過時落伍,韓瑋痛打唐軒一耳光,哭著跑出旅館,她多日來心中的期待全數變成疼痛,如熱辣的鞭子一樣刺痛她。

創作者介紹

我在1949,等你

letter194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